玩命提示中
客服熱線:400-0998-008
你好,歡迎來到企邦在線
掃一掃下載APP
互聯網+時代企業全網營銷在線教育平臺

拉卡拉8億利潤“清倉式”分紅,豪橫還是變相套現? |

注:根據利潤分配預案,拉卡拉將向全體股東分紅的合計金額高達8億元,幾乎是過去一年拉卡拉所獲得的全部凈利潤。這種操作被業內稱之為“清倉式”分紅。文章來源:AI藍媒匯(ID:cfvcncom),作者:魏曉,編輯:顧盼。

距離巨額解禁潮還有半月時間,拉卡拉交出了一份亮眼的年報。

昨日晚間,拉卡拉公布了2019年年度報告。根據年報顯示在2019年,拉卡拉營業收入為48.99億元,同比減少13.73%;凈利潤8.17億元,同比增長34.72%;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8.06億元,同比增長34.5%。

這是拉卡拉自去年上市以來的首份年報業績。且年報還披露,拉卡拉以截止2019年12月31日總股份40001萬股為基數,將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股利人民幣20元(含稅),同時以資本公積金向全體股東每10股轉增10股。

根據利潤分配預案,拉卡拉將向全體股東分紅的合計金額高達8億元,幾乎是過去一年拉卡拉所獲得的全部凈利潤。

這種操作被業內稱之為“清倉式”分紅。

分紅是資本市場倡導回報股東的利潤分配方式,不過具體到拉卡拉這個上市剛剛一年便啟動“清倉式”分紅的行為,還甚為罕見。在業內看來,這或表明公司股東考慮即期利益更多。

另外資本市場有炒作高轉送的慣例,這通常被視為利好,以拉高股價,再加上此次亮眼財報,從資本市場角度看,拉卡拉利好連連。

截止今日收盤,拉卡拉股價為81.58元/股,微漲0.72%。目前市值為326億元,相較上市發行價33.28元/股,累計漲幅145%。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4月27日拉卡拉將迎來占總股本38.27%的解禁潮,解禁數量達到1.53億股。

C端風光不再,還有想象力嗎?

據了解,拉卡拉于2019年4月25日成功登陸創業板,彼時距離孫陶然創立公司已歷時14年。

公開資料顯示雷軍是拉卡拉的天使投資人,后實現退出。在拉卡拉成功上市當天,雷軍給孫陶然送了一塊一公斤的金磚,以示祝賀。

對于后者而言,拉卡拉的上市完成了其上市夢。但對于拉卡拉而言,其在2019年上市時,或許已過了巔峰時刻。

2019年的年報亦反映了這一點。

根據財報,在2019年拉卡拉營業收入為48.99億元,同比減少13.73%。毛利率亦在不斷下滑,2016-2018年,拉卡拉主營業務第三方支付的毛利率分別為72.23%、55.4%和44.85%,2019年的毛利率則為44.37%。

一個事實是,拉卡拉曾經有過一段極其風光的發展時期。成立初期處于信用卡支付時代,拉卡拉憑借提供信用卡還款、便民繳費等服務為便利店引流,實現快速崛起。

后在2011年,拉卡拉從央行手中拿到支付業務許可證,并擁有包括互聯網支付、銀行卡收單等在內的全部業務種類,成為第一批獲得央行頒發的全品類支付牌照企業之一,全面進入收單市場,幫助商戶收款。2015年,拉卡拉推出智能pos等智能終端。

但隨著支付寶、微信、以及銀聯的強勢進擊,拉卡拉曾在第三支付市場占據的高額市場份額亦受到嚴重擠壓。截止目前根據官方介紹,拉卡拉含銀行收單在內的收單業務市場份額占比約為4%,第三方支付行業內市場份額占比為8%。

肉眼可見,拉卡拉已逐步失去了C端的移動支付市場。

在C端個人支付業務上,2016年到2018年拉卡拉的收入分別為1.32億元、9487.95萬元和1.08億元,不升反降;個人支付業務在其總營收的占比也從2016年的5.16%下滑到2018年的1.90%。

轉向B端成為拉卡拉近幾年的核心戰略,并在2019年開始發力商戶經營業務,意圖打造新的業務增長引擎。

根據年報,2019年拉卡拉商戶經營業務營業收入達4.42億元,同比增長120%,其中為小微商戶經營提供金融服務和增值服務等實現收入9353萬元,同比增長67.08%。

不過截止目前,商戶經營業務占整體營收比例不到10%,拉卡拉的這一新故事能有多少想象空間,還有待市場后續檢驗。

況且在B端商戶市場,騰訊、阿里以及銀聯都在爭相發力。在資金體量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如何搭建B端終端支付的護城河,以抵御巨頭進攻,這是拉卡拉需要直面的考驗。

分紅套利?輸送利益?監管機構多次問詢

伴隨著年報,拉卡拉 “10轉10送20元”的利潤分配預案亦引發了資本市場的廣泛關注。

公開資料顯示,拉卡拉“10轉10送20元”的利潤分配預案是由拉卡拉創始人兼董事長孫陶然于2019年12月底提及的。

彼時公告一出,拉卡拉股價強勢上漲,短短數日之內市值不斷飆升。

根據財報,目前拉卡拉并無實際控制人。其第一大股東為聯想控股,持股比例為28.24%,第二大股東為董事長孫陶然,持股比例為6.91%,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合計達到65%以上。除此之外,拉卡拉的董監高及核心人員普遍存在通過有限合伙持有股份的情況。

這也使得業內有聲音認為,拉卡拉的“清倉式”分紅客觀上造成了錢都流到了大股東和董監高的手中。

目前,拉卡拉的流通股只有4001萬股,截至2019年股東總人數為2.6萬人,也就是說,除掉少量老股東外,2萬多名二級市場散戶投資人總共只能獲得8000萬元現金分紅。

且“清倉式”分紅的高轉送,也直接給了資本炒作股價的熱情。

從去年12月27日拉卡拉公告將“10轉10送20元”之后,其股價從彼時60元/股的上下浮動直接攀升至目前的80元/股維度。這對于即將在4月27日等到解禁的股東們,自然是個大利好。

不過合計持有拉卡拉 55.04%股份的主要股東聯想控股、孫陶然、鶴鳴永創、孫浩然及陳江濤均有三年股份鎖定自愿承諾,這或意味著他們不能就此套現,但仍能通過“10轉10送20元”的利潤分配預案直接拿到高額現金回報。

比如聯想控股,就能直接拿到約2.26億現金分紅,孫陶然、孫浩然兄弟倆共拿到約9400萬現金分紅。

事實上曾在去年12月底,監管機構深交所就曾對拉卡拉的高送轉發出5連問,詢問其是否存在為向主要股東派現而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等的行為。對此,拉卡拉也進行了回復,稱本次利潤分配及高送轉預案具備合理性,高比例現金分紅具備可實施基礎。

彼時孫陶然亦隔空回應,“不分紅的,指責他損害小股東利益;分紅的,猜測他向大股東輸送利益......考拉,你怎么看?”

但質疑并未就此停止。

就在今日,針對拉卡拉日前公告擬收購關聯方持有的廣州眾贏維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及深圳眾贏維融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交易作價達21.16億元的行為,深交所再次向拉卡拉下發關注函,要求其說明在上市不到1年內即重新收購剝離公司的原因,本次收購是否存在監管套利?是否有損上市公司利益?是否存在向大股東輸送利益的情形?并要求其認真核實擬收購標的廣州眾嬴是否存在暴力催收等違法違規行為。

一個背景是,拉卡拉本次欲回購的兩家關聯方持有公司,在2016年已經被剝離。

業內有聲音認為,成立至今已經15年的拉卡拉作為一家“起了大早卻趕了晚集”的第三方支付行業公司,目前面臨巨頭的直接競爭下想象空間或已有限。在此背景下對于陪伴已久的投資方、股東而言,或許已有套現壓力。

顯然對于拉卡拉而言,在一系列應接不暇的分紅、回購操作后,回應外界所謂的“變相套現”質疑還需要拿出更多的說服力。

推廣:獵云銀企貸,專注企業債權融資服務。比銀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銀行,詳情咨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僅開通京津冀地區服務。

合作熱線:0755-2363 3841 免費服務熱線:400-0998-008 24小時在線客服
好深好爽办公室做视频,亚洲精品在线,亚洲最大无码一区二区三区,月光变奏曲电视剧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